搜索
查看: 4367|回复: 0

慢先生日记:那些年,我经历过的老板们

[复制链接]

参加活动: 0

组织活动: 29

489

主题

574

帖子

3091

积分

网站编辑

Rank: 8Rank: 8

积分
3091
发表于 2022-11-1 20:41:30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本帖最后由 慢小编 于 2022-11-1 20:50 编辑

009.jpg
2022年10月31日
“老板”,是个无趣的职业。
这个想法由来已久,
故事还得从我的第一任老板讲起……

【壹】


2010年夏天,我毕业了,应聘到一家杂志社做编辑,工作了整好40天,杂志社就倒闭了。​有一天中午,我去卫生间,经过老板的办公室,门是开着的,刚好看到的那一幕,毕生难忘。




老板侧脸对着办公桌上电脑屏幕,看似聚精会神浏览着网页,办公桌另一端,一个年轻人头仰在座椅靠背上,闭着眼睛假寐,双腿交叉,搭放在桌上,略显脏旧的鞋子距离老板的电脑屏幕不到30公分,办公桌对面的沙发上,还横七竖八躺卧着三个年轻人…




中午所有人都在午睡休息,整层楼格外安静,只有窗外蝉的聒噪声此起彼伏,我回到办公室没多久,老板过来小声喊醒邻桌的编辑部主任,让其下楼买几包香烟,我似乎明白了什么,过了些天后,和同事们闲聊,听说杂志社欠了印刷厂的钱……




我的老板,知名大学教授、作家、杂志主编、博客达人(相当于现在的网红),那会儿,我梦想的人生巅峰也大抵不过如此了,不曾想到如此光鲜的人物,竟有如此狼狈的境地,那一刻,在梦想面前,我似乎比老板更尴尬。




【贰】



我正儿八经工作,遇到的第二任老板,比我年长八九岁,论财富资产,在当时的同龄人中当属佼佼者,我是应聘杂志主编过去的,至于一个有着40天杂志编辑经验的职场小白,是如何转身一步修炼成杂志主编的,这个故事以后有机会再慢慢聊,不过得补充一句,那会儿24岁,主编出来的杂志是真的好,每思至此,常令现在的我都自愧不如。




因为老板信任,也因为全身心投入工作,我在这家公司内调了六个工作岗位,经历了纸媒的覆灭,渣都不剩;也经历了自媒体的兴起与内容的过剩;撰写过很多行业项目书;也替公司到外地城市开疆拓土;策划运营过网站TOB和TOC,这些洋气的词儿现在大家都不提了,人们更热衷谈论直播和带货……




时代变化得太快了,我分明感受到老板们跟在后面气喘吁吁,后来,公司开发了房地产项目,有段时间资金链断了,在公司经常听到老板打电话借钱,如此境地,公司每个月二三十人的工资还是如期发放,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,因公司业务不景气,多数员工上班都处于摸鱼状态,实不相瞒,慢生活俱乐部也是我在那个时期摸鱼中创办的…




而在生活方面,老板也常自嘲自己像个单身汉,因为他老婆在别的城市有着自己的事业,两人一年见不了几次面。一起出差时也常坦言,因为一些项目上的问题经常睡不好觉。




我在这家公司工作了三年,发自肺腑来说,有着很深的感情和感恩,离职后多年偶然想起老板那句“你不要颠覆了我的模式”,才突然明白老板的维度和格局,像这样累死累活的中小型企业,能够捞到一块土地开发房地产,也许很难再梦想改变世界吧?




【叁】




离开第一任老板时,口袋里揣着40天的工资共计800元,想来也很搞笑,大概是因为太爱这个工作,以至于入职前都没想过要谈工资(又或者HR说了我没留心),离职那天我在光谷书城待了一下午,吃了一顿饭,拎回一大捆旧杂志,然后交了房租,花完人生第一笔正儿八经的工资。




离开第二任老板时,我怀揣着慢生活俱乐部的憧憬和梦想,开启了骑士般的游侠生活。回忆这段岁月,总会想起两个人:一个陪我行走在幽暗里,我说的东西她都听不大懂,但她说她喜欢听我讲,因为讲的时候我总会笑,而她喜欢看我笑;另一个是我高中同学,有天他来我住处,看了我的工作和居住环境后,突然冒出一句“你搬到我那里去住,吃住我包了,每个月再支持你500元”,这个情节是在多年后回忆起来,才陡然明白他的善意里裹扎我浑然不知的艰难。




所以,读到白岩松写给柴静那句话时特有感触:“人们声称的最美好的岁月,其实都是最痛苦的,只是事后回忆起来的时候,才那么幸福。”




八个月后,我离开城市,回到家乡,落魄与落寞,兼而有之。四个月后,我又离开村庄,去了城市。




【肆】



2015年的四月间,春雨绵绵,我打包了行囊和梦想,再次回到城市,迎来了自己正儿八经的第三份工作,老板是一位与我妈年岁相仿的女性,到了退休的年纪,没有走上广场,而是在事业上仍像年轻人一样打拼,早出晚归,不仅周旋维系着各方关系和资源,还总在想方设法寻找和拓展新的业务项目。




就是这样一位老板,被同事戏言当时我和她的关系“就像一个母亲和她叛逆的儿子”,后来回想,这个比喻蛮贴切的,内心还有些不好意思的愧疚。她总想抓住这时代的新生事物,在里面寻找机会,然而自己对这些领域又比较陌生。所以当她提出一些在我看来是无用功的任务和想法时,我心里总会有种本能的抗拒,甚至有时不经意情绪流于表面,语调有些高涨,然而,她总是耐心地听着,若有所思地咀嚼着刚才的话语……




第三任老板在我的记忆里,其实并没有什么槽点,时代的大棒槌抡过来,你我皆凡人,可以闪躲,而老板们只能硬抗。她很努力,也很励志,在新旧业务模式更迭的夹缝中,一边被挤压,一边在探索,像年轻人一样孜孜不倦地奔跑着,追赶时代的步伐。




【伍】



从踏入社会至今,正儿八经的,我总共经历这三任老板,虽然他们都有过挣扎和负重的时候,并且时常独自面对公司内外的双重夹击,但并不影响老板这个职业的光鲜,以及对社会创造的价值和贡献,他们在我的职场记忆里留下了深刻的印象,以至于后来在生活和工作的某些时刻,我也会时常想起他们的故事。




2015年重回职场时,信念不死,仍怀揣着慢生活俱乐部的憧憬和梦想,尽管那时刚经历现实世界凌厉的摧残,方向全无。同年5月24日应粉丝之约,在武汉昙华林开启了慢生活俱乐部有史以来的第一场线下活动,由此,慢生活俱乐部正式进入社群活动的探索和发展,我工作之外的所有业余时间都投放进来了,直到2017年再次遇见那个叫“慢老胡”的男人…




2018年的四月,春和景明,曾暗许自己的“三年之约”刚好也满了,再次离开职场,彼时身边已经有了慢老胡、慢小qiang、慢小二、慢小雎、慢小宁、慢小北等,以及其他城市的主创小伙伴们,我也进入了自己似是而非、似趣非趣、爱恨交织的“老板”故事……


我是慢先生
如果你也喜欢听我们的慢生活
欢迎关注,我们下期再续!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145329p0ho5a1abi9huz08.jpg






慢生活 慢美好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